賈玲《你好,李焕英》:假如能返回過去,你會制止你媽娶你爸嗎

 

正當兩人暢想未來,哈哈大笑的這時候,兩輛麵包車衝過來,把她們倆給撞了。

既來之則安之,他們要做點讓爸爸高興的事,最好能發生改變些什么,讓爸爸之後的人生千萬別留下惋惜。

賈曉玲安排自己看影片、一同去划船,過程讓人啼笑皆非,結果就是郎有情、妾無意。

我們時常忘了,爸爸也曾經是花季少女,也曾經有他們討厭的東西,而並非整天圍繞著家庭和小孩轉。

但絕大多數雙親對於小孩,許多這時候要求並不多,就像李煥英一樣:健康歡樂就好。

在那個過程中,儘管許多事最終也未能成功發生改變,但至少讓賈曉玲知道了:他們眼裡的惋惜,對李煥英而言,從來就並非惋惜。

無論我們和雙親之間的關係什麼樣,到頭來那種血濃於水的感情、養育之恩,都是被刻入骨子裡的。

《你好,李焕英》為什麼能有這么高的打分?

但即使是影片,故事情節自然多樣了很多。

新年檔兩部影片,2月13日開分,《你好,李焕英》遙遙領先。

雖然賈曉玲一開始就曉得,沈光林後來成了她叔而並非她爸,她依然不放棄。

《你好,李焕英》中,當聽見李煥英被安排去相親的這時候,賈曉玲第二反應就是要去制止。

這時候,許多人心底或許和賈曉玲的想法一樣:假如雙親的小孩比我更厲害,嗎自己就能過得很好?

在大的故事情節裡,也有許多金句值得深入探討。

長大後開始可憐雙親的同時,也總會為自己無法更快讓他們過上好日子而愧疚。

只不過,李煥英的想法很直觀。娶他們討厭的人,兒子健康歡樂就好。

更關鍵的是,沈光林一開始就很討厭李煥英。那個相親,是他求著他爹安排的。

——END——

或許即使時代在變,想法也會有變化。

回頭看他們一路長大,賈曉玲覺得他們只會給李煥英帶來各式各樣麻煩,他們不爭氣,更讓她沒有面子。

返回過去重活一遍,嗎就能填補惋惜?

《你好,李焕英》是一個多自傳體影片,內容講的是賈玲和爸爸之間的故事情節、以及她所想像中的爸爸的故事情節。

而我們對於雙親,或多或少都會有許多虧欠感。看這種的影片,很難理解並代入賈曉玲的情緒,產生共鳴。

所以,最重要的是,賈曉玲想給李煥英重新找個老婆。

但這背後,恰恰是對於他們和雙親的關係、雙親之間的關係,重新思索。

2001年,賈曉玲(賈玲 飾)總算考進了省藝校。

那種傷痛,深藏在她心底十多年,不肯提,更不肯去面對。

為什么那個片子,還能讓這么多人重新去關注那個問題?先看一看那個片子都說了什么。

賈曉玲記得當年廠裡的這場賽事,對李煥英而言很關鍵,但廠裡決定舉辦排球賽事的這時候,李煥英和她的工友,卻不敢出席。

在這個投票表決中,有兩個贏得許多讚的回覆,全都是“會制止”。

賈曉玲想換個爹的夢想,沒能實現。

在贏得好口碑的同時,網上有一個影片有關的有意思話題:假如能返回過去,你會制止你爸娶你媽嗎?

這便是《你好,李焕英》一個顯著的特徵:代入感強。

有句話說:最怕他們賺錢的速率,趕不上雙親老去的速率。

這么多人制止,究竟在制止什么?

許多這時候,當我們有意識地、仔細認真地去看一看爸爸的這時候,常常也是她們嗎開始老了的這時候。

只好,賈曉玲又努力去遊說她們出席。

但當看見相親對象並非她爸的這時候,她又開始積極主動去撮合。

而這些惋惜,但是賈曉玲他們所指出的惋惜。

故事情節的內容,基本上和2016年《欢乐喜剧人》裡的小品是一樣的。

兩人就這種返回了1981年。從天而降,跌倒在樹枝堆上。

李煥英最終還是和進行了地下緋聞五年的賈文田成婚,也就是賈曉玲她爸。

只好,母子就這種變為了姊妹。

換個爹,對賈曉玲而言,不但意味著可能將發生改變爸爸的艱辛生活,更意味著不用有他們的存有。

再看回那個“會不能制止媽媽娶爸爸”的話題,也許就能從影片中找出絕大多數人選擇的其原因。

只好,賈曉玲演了一場戲,最終讓李煥英順利買到了。

那個出身,意味著沈光林比她那鍋爐工出身的爹,更能讓李煥英過上好日子。

李煥英被安排去相親的對象是誰?沈騰演的沈光林。

沈光林,是副廠長的女兒。

當投票表決人數達至1200人時,其中有900多人選擇了“會”,那個佔比高達70%以下。現階段投票表決數已經少於5000人,認為我們對於那個話題,有非常大的表達慾望。

爸爸李煥英尤其開心,踩著單導航著她。一路上,賈曉玲跟爸爸說,之後他們要給她購車。

2月13日,新年檔影片開分,《你好,李焕英》以8.1分領先,現如今已經升至8.3分。

很多網民說在電影院裡看哭了、有的看完久久抱著他們的爸爸、還有許多男網民哭到不能自已,踏進電影院就收拾行李回家。

儘管不曉得出現了什么事,但賈曉玲還是很快就調整好心態。

而制止的其原因,基本都一樣,都是希望爸爸能更幸福快樂!

醒過來後,賈曉玲看見了年長這時候的李煥英,但李煥英不記得她了,把她誤以為是遠方的表姐。

只不過,那個話題在一兩年前就有人發起過探討,重新拿來探討,恰恰是因為《你好,李焕英》那個影片。

而截止到截稿時間,國內男性編劇最低票房記錄,還是2018年劉若英首度主演的《后来的我们》,13.6億元。

表面來看,即使影片而讓網民重新去探討“要千萬別制止媽媽娶爸爸”的話題,只是一種娛樂形式。

影片講的是兒子和爸爸之間的故事情節,但是是一個“假如能重來”的設定。

劉若英的那個記錄,估算在《你好,李焕英》公映的第二天剩下的兩個半小時裡,就會被賈玲超越了。

而拍那個片子的初衷,恰恰是賈玲爸爸不幸過世這么十多年,她始終難以釋懷的一種感情發洩。

賈曉玲記得李煥英是廠裡第二個買到電視機的人,但真到買電視機的這天,卻沒有那么順利。

賈玲第二次做編劇的影片《你好,李焕英》,公映3天,電影票房已少於10億。

電影另一個特徵,是“誠懇”。

而且,她想著也許沒有他們的存有,爸爸可能會過得很好。

李煥英的工友把她們兩人送至了醫務處。

我們把那些稱作:看《你好,李焕英》後遺症。

而對於我們為人家庭成員而言,也許發生改變沒法什么,但不論什么這時候,及時行孝,或許是讓他們增加惋惜的最好方式。

製成小品和影片,那個過程,無疑將那些陳年傷疤重新揭開,毫無保留地展現出來。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歡樂喜劇人 後來的我們 你好,李煥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