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玲沈騰被批評唸白字後,你好李煥英又被表示這五大敗筆你尊重嗎?

 

陸續有人在網上表示整部經典作品因涉嫌剽竊以往經典作品《曾经5-爸爸哎呀》,並且表示其相近的有關細節,弄得有鼻子有眼的。

隨著時間的流逝,新年已經完結,但是新年檔的電影票房爭奪戰仍然打得火熱,賈玲自導自演的經典作品《你好,李焕英》憑藉著傑出的口碑和感人至深的故事情節彎道超車陳思誠的《唐人街探案3》。

賈玲的整部經典作品是“橫越前、橫越後、再橫越回來”,三部份是各成單元,四段內部結構呈割裂狀態,而且不構成橫越的要素。

所謂娛樂,就是逗你一樂的事情,偏偏很下降到一定層次才善罷甘休,這多少更讓人很多疑惑。

至於許多吹毛求疵的評價,也不用太在意,希望賈玲再接再厲,多出好經典作品,永遠支持你,加

敗筆四:缺少社會象徵意義

12月17日,有網民發視頻直指賈玲和張小斐的整部影片《你好,李焕英》存有“五大敗筆”。

在那位網民認為,“給母校買電視節目”“讓父親獲得排球比賽”“為父親安排相親”那些故事情節只表現出兒子感恩,而父親對兒子的偉大父愛卻表現極少,僅通過快推攝影機進行短暫的展現出,令母子天平失衡。

在那位網民認為,賈玲的整部經典作品沒能達至戲劇自身的要求,比如說許多懸念、設伏、誤解等方式的運用缺失等等。

對於首度做編劇的賈玲而言,電影票房是最好的說服力,儘管我們宣稱經典作品中可能會有些許的瑕疵,但總比一些大編劇拍爛片要強很多。

那位網民指出,電影當中的基調是“一個要給我長回臉”“一個是讓你開心一回”,父愛原先必須在整部電影當中佔有極高的高度,但是電影卻沒有彰顯出多少,而且對社會促進象徵意義並不大。

在現如今,僅僅靠“你讓我開心一回,我給你長回臉”這種的訴求變得很多低級。

這也導致賈玲對自身的訴求相背離,導致母子感情的輕重倒置。

文|貓叔兒

但是隨著《你好,李焕英》整部經典作品走紅,相應的爭論也隨之而來,正所謂“人紅是非多”,經典作品也一樣。

現如今整部影片的電影票房已經高達47.51億,以這種的勢頭突破50億電影票房或許已經沒有問題,同時令一直不溫不火的張小斐一時名聲大噪,一躍成為爆款女演員,賈玲就這種成為電影票房最低的女導演。

但批評整部電影的網民並未能就此止步。

像沈騰在岸上拉肚子的傷痛眼神,沈騰在臺上忘詞的模樣,女選手斑禿的外型,沈騰上臺 等裙子掉了等等,令經典作品在戲劇的欣賞層次上變得較低。

網民指出“能做一件讓爸爸開心的事兒”是賈玲對整部經典作品的訴求,電影也為此展開故事情節。

只不過,這僅僅是一個充滿著二十世紀感的搞怪打戲,完全是蓄意讀錯的,那個二十世紀的人有人文的人極少,包含賈玲把“戊午”讀作“辛西”,小角色還自然自語“這個字讀xi?”,從這一座就能窺見是蓄意讀錯的。

從內容來看,或許整部電影的故事情節與賈玲的電影情節相似。但是那位網民卻指出賈玲的整部經典作品不構成橫越的要件。

正所謂“一千個人眼裡,會有一千個莎士比亞”,這很正常。社會公眾的審美觀角度不一樣,呈現出的反饋更不一樣。

甚至有人在觀影之後,指出賈玲和沈騰在電影當中把對白“紈絝”(羅馬字是wán kù)全數讀作了“zhikuai”,引起爭論,指出三個人把對白讀成大白字。

經典作品的爆紅,也令許多網民對其電影票房進前五提出批評,指出整部經典作品製作並非很精良,不論是創意設計還是特技方面都有一種低成本感。

事實上這句對白僅僅是搞怪,絕非具備針對性,可那位ELS網民卻不這么指出,甚至其父親也因而對整部曾經討厭的影片喪失好感。

敗筆一:橫越不見得是完全的須要

之後又有ELS網民刊登視頻宣稱《你好,李焕英》當中一名外籍男演員的對白“千萬別叫我毛芹,外道,叫我"laomaozi"就行”令其造成不舒服的感覺,甚至深感被羞辱。

《你好,李焕英》整部經典作品對於戲劇方式的運用很微弱,他指出惟一更讓人深感搞怪的攝影機完全是靠許多肢體動作來順利完成。

那位網民用國外影片《回到未来》舉例子,內容講訴的是一個男孩橫越到過去,幫助雙親相識、相戀最終成婚,整個家庭充滿著希望,讓人看見發展史或許是能發生改變的,當時也獲得很好的效果。

敗筆二:母子感情的輕重倒置

那位網民表示的“五大敗筆”或許變得很有道理,但是細琢磨卻又變得很多吹毛求疵。

敗筆三:戲劇沒有臺詞

他指出橫越要是相似的密切相關的人物和該事件,讓相同的人文環境造成強烈的碰撞,進而造成非常大的心理和聽覺體會才行。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曾經5-爸爸哎呀 你好,李煥英 回到未來 唐人街探案3